筱夜

喜欢喻文州。cp喻黄洁癖其他杂食♡

这里筱夜,请多指教。

写给镇魂,和这个短暂又美好的夏天。

刚开始看镇魂的时候,没想到我会陷得这么深。那时候没看过小说,没看过剧,单凭几张动图和片花就让我深陷其中。等期末考一考完就花了几天时间看小说,看完充vip猛补剧。

说实话这不是一个制作精良,让人看完一集就忍不住看下一集的剧,因为看完小说知道它面临很多不得不修改的问题,能改成这样已经算是在预料之中了吧…

但是很感谢这部剧,让我遇到了这么好的朱老师和白老师,还有一群有趣又可爱的镇魂女孩们。

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
一眼沈教授就让我心动的不行,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了,追星也是好几年前的事,可是一旦喜欢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我最喜欢温柔的人,戏里戏外,居老师都让我感受到了这样的温柔。他是一个认真的人,对待工作的那份态度,我已经许久没有从一个人身上看到那种坚持和认真了。感谢他十年如一日的坚持,才能让我们在这个夏天遇见这么好的他。

他或许不善言辞,或许害羞腼腆,只能用最朴素简单的方法来面对我们的喜爱,我却能从中感受到他那真切真挚的情感。

以真心换真心,看见喜欢的哥哥那么用心地对待我们的情感,隔着屏幕满是溢出来的感动,这么好的人儿,再过多久我也舍不得放手。

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百里挑一。

白宇哥哥绝对是我见过最宠粉的人了,直播里有求必应,用心录制的原著台词,还有刚刚微博上发的一长段话,又把我感动得不行。白宇哥哥很认真地去保护居老师,努力找话题,努力逗龙哥笑,他真的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。他真的非常用心地去塑造赵云澜这个角色,即使赵云澜被修改了很多,有很多方面无法呈现给观众,他还是尽力地去演绎原来那个无所不能的赵云澜。

镇魂女孩们也是我爱的一部分!你们真的很棒!!都不知道怎么去夸你们了!!以后也要一直这么开心下去!!

今天就要从镇魂女孩毕业了,这一个夏天,镇魂带给了我多少期待,多少快乐,整个空间里全部都是镇魂,这样壮观的场景可能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吧。一开始白居变着法子上热搜,再到他们有了那么好的资源,逐渐被大家所熟知,镇魂女孩,真的是太棒了!!!

我真的非常开心能够遇见镇魂,认识这么多可爱的镇魂女孩!!

从镇魂女孩毕业,成为一名合格的小笼包,我希望朱一龙和白宇,都能够各自发光发热。镇魂,只是一个起点,谁也没法预测你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,但一定会比现在更好!

拨云见日,未来可期♡

2018年7月25日

南方的春末初夏是最让人犯懒的时节。

迷迷糊糊地醒来,太阳藏在了厚厚的云层后面。没有平时阳光洒进时的温暖,浅浅的亮光,明灭可见,若有若无似的,越发起不来床。
可南方还是南方,再薄的被子也无法忍受这天气。后背浸湿了一片,就不得不翻身,寻找那短暂的清凉。
两个人都大汗淋漓,汗夹杂在皮肤间,黏得愈发紧了。
窗外下起了小雨,微风总算钻进了房间,可他们依旧不愿意分开。
难得的假期,就应该腻在一起啊。黄少天想。
靠着一点点的光凑到人唇边,轻啄一下,没想到上了瘾,整个唇覆盖上去,悄悄伸出舌头描绘着人好看的唇形。

真好,与你的夏天又开始了。

我儿叽真帅!
在云梦汤池耍流氓x
长河晓星喻霄欢迎找我玩~~

吹一吹黄少天

距离上一次的无脑吹喻文州已经过了很久了!那么今天就来吹一吹黄少天吧。

黄少天无疑是一个令人印象很深的人,书中的他第一次出场就围着一条长长的围巾,在兴欣网吧外鬼鬼祟祟的样子,就把我的目光吸引去了。接着他就很好地展现出了他话唠的特色。给人以一种“哇,他怎么这么可爱”的感觉。

慢慢看下去就知道,他不仅仅有着话唠这么有特色的特点,他也是“剑圣”,是“机会主义者”。可这些明明应该是最应该被人记住的东西,却被其他更加突出的特征掩盖掉了,这真是令人叹惋…

那我们接着吹他吧。他在网游中就显示出了他“机会主义者”的天分,从而被发掘去蓝雨青训营,从那时候起,他就是一个被大家所公认的天才。也是很多人所崇拜,所羡慕的人。和喻文州是截然相反的。在这种情况下成长起来的他,总会带有些骄傲,用一个词来说,就是意气风发。他的少年心性,是最招人喜欢的地方。

但他不仅仅停留于此。当他看见喻文州三次赢过魏琛时,我猜,他是震惊,难以置信,又有些怀疑的。他觉得自己还不够强,还能够更好,更强。

第四赛季出道后撞上新秀墙时,也无异于此。

我喜欢的,就是他拼命起来的那股狠劲。

和平时的他完全不同,此时的他单单用“可爱”一词是完全不够的。他闪耀着自己的光芒,就像一把利剑,未出鞘时,谁也不知它有着多大的威力。一旦它出鞘,一切的困难都被斩破。

剑锋上的锋芒,是独属于他的光。

隐忍多时,只为捕捉那一瞬的一击必杀。

这才是真正耀眼的黄少天啊。









吹一吹喻文州

突然就很想吹一波喻文州,虽然坑还没有填完…

其实刚开始看全职的时候,我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少天。他太有特色了,很难让人注意不到他,刚开始我对他的印象就是可爱,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??后来再二刷三刷就发现,单单可爱这个词是完全形容不了少天的。

跑远了,回来。

刚开始对喻文州的印象不是很深,他没有特别突出的特色,一遍看一下来可能就是蓝雨队长,手残,剑与诅咒的诅咒,待人随和温柔。这样的的人随处可见,可我还是记住了他,可能因为当时我比较喜欢少天的原因吧。慢慢地看下去,我才发现,这个人实在是太好了!!对于我来说,喻文州是一个很普通的的人,他很温柔,没错,可是他拥有的却不仅仅只有温柔,他还有自己的锋芒。他在青训营的努力大家都有目共睹,天下努力的人这么多,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向喻文州一样成功,在我眼中,他就是个天才。

天生的计算力和判断力不输于被大家称作天才的少天,他何尝不是天才?

都说他“心脏”,是因为他能够通过一点点的细节去推断出一系列的东西,考虑得十分周全,给人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,其实并不是他很可怕,他能够想到的比你多,这些并不容易从后天练起,天生的细致和联想也十分重要。就像我说的,他是个天才。这样“可怕”的心理,就成就了现在的他。懂得扬长避短,懂得思考对手的心理。

这样的人,太有魅力了。

他带领着蓝雨夺得冠军,他是伟大的,可靠的。他的一句话能让全队振作起来,让我不禁佩服他。或许曾经的他背负着质疑,承担着媒体的骂声,他走下来了,他就有自信有资格和那些“天才”们站在一起,被大家称赞,我希望人们不仅看到他的努力,也能看到他也是厉害的,他也是个天才。

我爱他。

写得不好…全部都是个人的想法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,喜欢他就好啦。


【喻黄】巧克力

纯属想表达一下对喻文州深沉的爱。
文笔不好,可能也会有ooc。
还有一点点的私设。
强行结尾,因为我不会写了。趴
凑合着看吧x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


十点了。黄少天烦躁地关上了手机,匆匆忙忙把外套脱下,就一头栽进了厨房里。

“还有两个小时啊……不知道时间够不够呢?”

刚刚从公司回来的黄少天,紧赶慢赶地跑回了家,还有两个小时就是喻文州的生日了,他可不想错过零点向喻文州祝福的机会。从冰箱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食材,一一放在桌子上,清点好后就开始了。

黄少天还清楚地记得,喻文州最喜欢吃的,就是巧克力,而且只能是黑巧克力。黄少天也是,黑巧克力的那种微苦,尝久了后带着一丝甜味儿,渐渐在口腔里化开,整个口腔中,充斥着黑巧克力的味道。黑巧克力是那种,要慢慢品味,才能尝出它的美味。就像喻文州,待人温和,恰到好处的微笑令人感到舒服。而黄少天慢慢了解后才知道,喻文州也有可爱的一面,放假时喜欢赖床,怎么叫都不起床的,最后赖到午饭才起床。晚上自己晚睡觉,却要催黄少天早睡。

不过……这种感觉还不错?黄少天想。

分离后的蛋清与蛋白,分别装入盆中。拿起打蛋器将蛋清打至硬性发泡,熟练的手法让蛋清更快打发。待蛋清慢慢变白时,放慢了手打蛋器的速度,观察着蛋清的颜色与其中的泡,打蛋器搅至蛋清能提起一个白色的小勾,打发蛋清这一步骤就完成了。黄少天满意地看着这碗蛋清,却又不能松懈,时间可是很紧张的。

接下来的步骤直至将蛋糕放入烤箱,需要的是耐心与细心。不能少放一克糖,也不能多放一克面粉。一心将心思放在手中,心无杂念,想要的,便是做出最好的蛋糕呈给那人。

调好烤箱温度,时间,把蛋糕放入烤箱后,黄少天终于能松口气了。十一点,还有一个小时。蛋糕烤好需要半个小时,这半个小时,黄少天在客厅里踱步着。

“等会就要去文州家了,这可是一个惊喜啊!台词可重要了,要说些什么?生日快乐是必不可少的,可以加些祝福语?祝他工作顺利,阖家欢乐?太官方了啊,这种词不适合。”

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,“叮”的,打断了黄少天的思绪。快步走向厨房,用手套,把蛋糕取出。香气很快散发出来,弥漫在空气中,闻了便胃口大开,这就是黄少天想要的效果。

最后一步,在蛋糕上淋上巧克力酱。热好的巧克力酱的香气,与蛋糕的香味融合,会让人心旷神怡。巧克力酱在蛋糕的中心点向外散去,流向边缘往下,使整个蛋糕,都充满了巧克力酱。

大功告成了,黄少天将这个蛋糕,装入盒中,包装好,就要赶往喻文州家中。十一点四十五。

寒冷的天气,虽说G市很少下雪,寒风却习习吹来,令人直打颤。黄少天小心护住手里的蛋糕,小跑往喻文州家跑去,呼出的热气能清晰地看到。一路小跑到喻文州家楼下,手上的腕表显示,十一点五十五。

黄少天站在喻文州家门前,轻轻地喘着气,尽量不发出声音。临近零点,黄少天的脑里几乎一片空白,正想屈指叩门,却发现,喻文州已经提前一步打开了门,含笑站在他的眼前。

“喻……喻文州,生日快乐!”

黄少天在惊讶中,上前一步抱住了喻文州。喻文州轻轻拍了拍人的背,道:“谢谢少天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要来的?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,新鲜出炉的,本少亲手做的,特别好吃啊一定要尝尝。今天我总算是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的人了!”

“这可能是心有灵犀?”揉了揉面前人的头,接下了礼物放在一旁。

“毕竟没有少天的生日,是不完整的。”

End.